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OCCAAF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Login

免注册即享有会员功能

Login

免注册即享有会员功能

Login

免注册即享有会员功能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94|回复: 0

从陆奇归国谈起

[复制链接]

389

主题

484

帖子

182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823
发表于 2017-4-30 12:3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年一月,陆奇从微软辞职加盟百度一事曾在国内外掀起过不小的波澜。

这位素有“硅谷最有权势华人”之称的微软前全球执行副总裁离职后,不少媒体将这件事解读为华人在美国科技圈内遭遇“血洗”。与之相对的,是以微软公司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 (Satya Nadella)、谷歌首席执行官桑德·皮查伊 (Sundar Pichai) 为代表的一大批印度裔高管在硅谷的强势崛起。

相比到美国时间更早、扎根更深的印度裔工程师们,华人在硅谷初露锋芒只是近十几年的事。不过,现如今,硅谷几乎所有的重量级高科技公司里都已不乏华人高管的身影。他们是怎样在竞争激烈的美国科技圈内脱颖而出的?印度群体的成功带给了他们怎样的启示?对于媒体的论调,这些硅谷的华人精英们又是怎么看的呢?他们又有哪些宝贵的经验想要和初入职场的新人们一同分享?

针对这些问题,记者有幸听取了十多位硅谷各大重量级高科技公司中华人的佼佼者的自身体会,并就制约华人在硅谷发展的一些主要原因,从沟通能力、领导意识、主动性,到选择合适的公司进行了深入的总结。多位高管表示,作为后来者,要想在这片土地上取得更大的成绩,必须积极地理解包括印度人在内的别人的成功之道,发挥自己的强项,调动华人群体的“传帮带”精神,帮助整个群体提高竞争力。

● 沟通能力不强,真是英语惹得祸?

在硅谷,经常能听到很多华人工程师抱怨同组的印度人抢了自己的“军功”。原来,华人工程师在把工作完成后,往往没有和相关团队及时交流,反倒让同组的印度人扮演起了沟通者的角色。

“很多华人工程师以为程序写完了,工作就做完了,却没有意识到沟通也是工作的一部分。既然你没有完成自己的工作,就会有人来填补空白。”原 Google 总监,现 Leap.ai 联合创始人 Richard Liu 对记者说。

Richard 认为,华人工程师们大可不必抱着这种“受害者心理”,而应该反思自己是否充分认识到了沟通的重要性并积极提高自己的沟通能力。团队只有在有效沟通的基础上,才能更好地协同作战。否则,光凭一己之力,是没法完成大项目的。

说到沟通问题,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总是英语这个“拦路虎”。印度的同事们,虽然操着咖喱味的英语,却凭借近乎母语的优势说得纯熟流利。而华人工程师们,不少仍觉得语言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坎儿,很多时候选择了“沉默是金”。

这也曾是困扰 Richard 的一大难题。身为四川人的他,说普通话有时都得让大家猜上一会儿,更别提说英文了。由于这些发音上的挑战,他曾羞于在大型会议上发表讲话。直到有一天,他当时的经理,在硅谷颇有影响力的现任 Stripe COO Claire Johnson,一针见血地向他指出,“这只是你给自己找的借口,英文发音的影响不是没有,但真的就那么大点,而你自己把它无限放大了。不是英文发音阻碍了你的发展,而是你自己设了一道巨大的心理障碍。”

Richard 说,那一刻,他的内心有种被撼动的感觉。从此,他决定突破自己强加的天花板。

“我的英文发音在中国人中绝对低于平均水平。我今天自己创业,需要出去演讲、见客户,我不觉得英文发音对我有多大的负面影响。我不会再拿英文不好当借口,希望更多的朋友也能抛弃这个自己强加的枷锁,直面很多中国人真正的挑战­——如何与人沟通。真正决定沟通质量的是你是否知道何时说、说什么、以及如何说。”Richard 说道。


这一点,Google 的总监刘婷也深有感触。

她曾以很高的执行力在短时间内完成了一个重要并能产生实质性经济效益的项目,但却因忽略了与团队成员的沟通而被指责为“做事不按常规、功利性太强”。她由此意识到,做项目时必须预先和团队进行沟通,并在项目进行的过程中及时交流。当团队成员理解了做事的动因和思路后,会更愿意配合和支持。

知道了什么时候该沟通,下一步就是决定说什么。

要想获得有效沟通,要懂得根据谈话的目的和对象选择谈话的内容。很多沟通是为了说服别人来支持你的项目和计划,原 Answers CTO 及 COO、Auryc CEO 王金林指出,一个重要的思路就是好好地理解对方的需要,寻找双赢的方案,并有效地让别人明白,你的方案确实会带来双赢。

同时,不同观众对信息的要求也不一样。好的沟通者总是能够根据不同的沟通对象去调整沟通的内容。Yahoo 的原工程副总裁、清源创投的管理合伙人邵旭辉早年在 Turn.com 担任 CTO 时,就曾因不懂这一点而栽过跟头。

在汇报时,他过多地讲述了模型和数据,却忽略了非技术出身的 CEO 其实并不特别在意这些技术细节。他真正关心的是模型和数据背后的见解。“和工程师交流,该细节就细节;和 VP 交流,时间有限,就得尽快切入主题,把想法精炼地总结出来。”邵旭辉解释道。

最后,沟通的方式也讲究因人而异。

BMC 资深副总裁 Elizabeth Xu 指出,如果你的听众更擅长听而不是看,在沟通时你就可以更侧重于讲解,而非PPT。反之,如果你的沟通对象恰好是一个视觉动物,那么你最好不要只选择打电话沟通,而要事先准备一些文档来帮助他们理解。

一些朋友可能会觉得自己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可在会议上就是没机会开口。对此,Google 资深工程总监吴昌勋建议,每一次开会,可以事先做好准备,想好自己有哪些主要的观点,并在合适的时机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假如说得有道理,慢慢地别人会给你更多说话的机会。麦肯锡的前项目经理杜莘则通俗地倡导大家要发挥“不要脸”的精神,放下面子,不要怕说错。“就算将自己的不足暴露出来又何妨,利于周围的人更好地帮助自己。”杜莘说道。

● Go above and beyond,走出你的“一亩三分地”

学会沟通只是让华人工程师们在埋头苦干之外,获得了一项在公司里安身立命的软实力。但离成为真正的职场明星,还差得很远。

要想获得升职,你还必须不满足于老板交付给你的任务,而是积极主动地去发现并解决新的问题。


这对于经受过多年应试教育的华人工程师来说,往往颇为困难。

“我们传统教育中的学霸常常喜欢遵照指示去做,他们是完成作业和考出好成绩的高手,但却不敢承担风险,打破惯性思维,去做一些别人想不到的事情。”原 VMware SVP、现猎豹 CTO Charles Fan 表示。

而这一点却正是印度工程师们的强项。他们到一个公司后,不会满足于完成分内之事,而是特别喜欢主动地跟别的团队的同事进行交流。”他们想要了解什么东西,就会去找很多人,包括高层去交流,不会因为对方的头衔而却步。”基因工程巨头 Illumina 副总裁许丽芩提到。在和不同人的头脑风暴中,印度工程师们往往能发现一些新的机会,并和他人联手将想法变为现实。

“主动性使得印度工程师总能做出一些‘预期之外’的事情。这成为他们在业绩评估和升职时很重的砝码。要成为明星员工,你就得想他人所未想,行别人所未行。”Richard 对记者说。

如果说发现新问题所需的洞察力不是一天可以练就的,那么你至少可以试试 Elizabeth 给出的建议——“提升两级去思考问题”。

Elizabeth 以自己的经历现身说法,作为公司的资深副总裁,她并不会只关注自己的工作内容,而是积极主动地站在她的老板 CEO 以及再上层董事会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这使得她的视野更加开阔,也拥有了比同级人更多的战略思维。

“当你站在老板的老板的立场上去考虑问题,你就会考虑得更全面,别人也会觉得你思考、做事更像上一级的人,这将大大增加你升职的可能性。”Elizabeth 指出。

而就像杜莘所说,主动性是一种整体风格。除了在工作中展现主动性外,在非工作领域你也可以继续延续这种风格。有时,这将为你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机会。

Elizabeth 在刚加入 IBM 时,曾经主动帮助一位分身乏术的高层领导在公司内筹建一个帮助华人的组织。在整个筹备的过程中,她的积极主动给这位领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年之后,她突然接到电话,问她是否愿意考虑内部的一个经理岗位。她事后才知道,原来是这位高层领导在背后推荐了她。

“主动地去承担一些分外之事,也许当时没有任何回报,但之后人家可能就在讨论某一机会的时候把你的名字提了出来。”Richard 说道。

● 内举不避亲,“传帮带”并非拉帮结派

一个人在职场的成功除了与个人的努力有关,还与他能获得多少支持和提携密不可分。

Richard 为此分享了一个让他受益终身的小故事。

在 Google 的一次团队建设中,参与者被要求在原始森林里爬上一架巨大天梯的顶端。每组两人同时出发,前四对的人最多只爬到第四层就因力竭只能打道回府。而当第五对人也陷入了和前几队一样的境况,即将铩羽而归时,他们中的一位突然停下,小心地挪到同伴的一侧,轻轻地将他向上一托。就是这一托使得他的同伴成功地爬到了下一层,而当他上去后,又伸手将这个人也拉了上去。他们就凭借这种模式,一路爬到了顶端。

在 Richard 看来,印度人在高科技职场上的快速壮大,很大程度上也正是得益于这种“互帮互助”的精神。

《印度经济时报》上的一篇文章就曾经指出,“当第一代硅谷的印度移民成功打碎职业上的玻璃天花板后,他们还决定要从此互相扶持着前进。他们意识到后来者将面临同样的困境,要想突围,只有抱团。”正是在这样的理念推动下,印度裔的高管总是尽力帮助、提携自己的印度老乡。

许多华人工程师对印度人这种“互相抱团、给自己人放水”的行为颇有微词。而事实上,硅谷高管们的一个普遍共识是同一族裔源自相同的文化有着更低的信任成本,在公平的前提下,选择和自己背景更相似、合作更默契的老乡无可厚非。硅谷著名数据科学专家李玥提到:“职场里建立信任是非常核心的问题,无论是上下级之间、同事之间、业务伙伴之间。印度人这方面一般来讲比我们做的更好,自己族群里一般都很抱团,在更广泛的范围内和各种族群也都能达成良好的互动。”

“在中国文化中,搞关系是一个相对不好的概念,所以中国人在帮助自己人上往往显得过于保守。但我们这里说的搞关系不是将不合格的人招进去或者抬上去,而是有意识地分享信息、多给鼓励、多给建议。”前 Google 资深工程总监范丽说道。

其实,硅谷的很多华人高管都已经在身体力行地帮助身边的华人。比如,魏小亮在公司内部支持华人工程经理组织系列活动,帮助华人工程师们更好地获得职业发展;Elizabeth 和 Charles 则一直活跃在各类职业分享活动中,用自己的经验为后人铺路;清华企业家协会 (TEEC) 组织的领航计划也已成功举办了两期,探索华人在美国职场系统化“传帮带”的有效模式。

“帮助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如果每个人都能养成帮助他人的习惯,不仅能让他人获得帮助,增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往往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受益。帮人一百次,就算只有一人回报,结果就可能会让人很惊喜。其实不是要专门帮助中国人,只是我们圈子里天然地有更多人来自中国。而更多的华人团结起来,互帮互助,也会让我们能够共同走向更大的舞台。”Richard 对记者说道。

进入职场快车道,还得认清你的“马”和“路”

个人努力和互帮互助对职业发展的影响自是不必讳言,不过很多时候,选择比努力甚至更重要。这就像中国人做事时一直讲究的“天时、地利、人合”,在职业发展上也有一个类似的“骑马理论”。


Google 总监金琪谈到,一个人的职业发展就如同骑马,脚下的路就好比你选择的公司,骑的马就像你所在的团队,而骑马的人就是你个人。骑马者的速度实际是由路的平坦度、马的优劣、和个人马术的好坏三者共同决定的。

那些进入职场快车道的人,马术或许有高下,但更重要的很可能是因为较早选择了一匹良驹和一条更平坦的路。

公司快速发展时,即便是较平庸的人也会跟着一起发展。而当公司进入了饱和期后,就是再牛的人也得去排队等坑。

另外,团队的水平及默契度也影响着这匹马最终能跑多快。如果大家相处困难,就要考虑你所在的是不是正确的团队,以及是否需要在必要时换一匹马。

那么,究竟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公司和团队呢?

金琪表示,上市前的公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首先,这些公司基本都处于快速发展的行业,上市后在财务方面还会有所增长,员工获得的回报也会相应较多;其次,上市之后,很多赚够了钱的员工会离开公司,这就留下了一些空位和发展的机会;再次,创业时期的公司氛围往往都积极向上、一致对外,较少出现成熟大公司里面的政治斗争;最后,上市之后,公司会变得更有名气,对员工之后的求职也比较有利。

邵旭辉指出,华人工程师沟通能力一般,在看重沟通协作的大公司未必能显露出优势,但其拥有的强大技术专长和实际动手能力却正是高速发展公司非常看重的。因此,与其拿自己的短处去大公司硬拼,不如另辟蹊径,在自己更被看重的中小公司里发挥特长,加速发展。

这与 Richard 的想法几乎不谋而合,这也是他和团队共同创立 Leap.ai 的原因。这是一个职业发展平台,主要通过人工智能技术,更系统和科学地帮助大家在职场上获取更好的发展。Leap.ai 可以根据用户的过去经历、未来构想和个人偏好来帮助用户智能匹配工作。两位创始人在 Google 有多年的高管经验与人工智能的技术积累,对高科技公司、尤其是很多高速发展的公司有着极为深入的了解,这些优势都被他们融入了产品中。

除了产品和服务以外,Leap.ai 也举办很多职场活动。许多在硅谷一线公司担任高管职务的华人,都参与进来,无私地分享自己的知识与经验。这样一个优质的“传帮带”的平台,让记者看到了华人在硅谷不断崛起、形成另一股重要势力的希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版|小黑屋|海外华人文化体育艺术联合会  

GMT-4, 2017-12-17 04:13 , Processed in 0.31269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